好像我最近每个月都要做4到5次

同情、揶揄、疑惑,这是局外人在瞌睡门诞生之后摆出的种种表情。在人们突然放大的目光下,聂卫平依旧我行我素,参加比赛、给小孩讲棋、出席社会活动、不看任何关于自己的报道...


  同情、揶揄、疑惑,这是局外人在“瞌睡门”诞生之后摆出的种种表情。在人们突然放大的目光下,聂卫平依旧我行我素,参加比赛、给小孩讲棋、出席社会活动、不看任何关于自己的报道与评论……一旦他坐到记者的对面,所有预先设想的谈论禁区全都不复存在,聊“瞌睡门”、聊李世石、聊围棋的发展,聂卫平侃侃而谈,锋芒毕露,毫不避讳。一个真实的聂卫平在你的眼前迅速呈现开来。

  媒体炒作什么“瞌睡门”,这些都是娱乐新闻、八卦新闻,拿我来填版面。我睡觉有自己的规律,困了就要睡,多正常的事情。

  记者:那次在余姚跟着央视录《艺术人生》,你在录制现场睡着了,最近影响好像挺大。

  聂卫平:媒体炒作什么“瞌睡门”,这些都是娱乐新闻、八卦新闻,拿我来填版面。人困了就得睡觉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只不过有人强忍着,熬着。但我睡觉有自己的规律,困了就要睡,多正常的事情。

  聂卫平:我说央视是“周扒皮”,没有人性。上午9点录节目,他们派人来催我,凌晨4、5、6点钟都来叫,每隔一个小时就叫一次,他们简直是疯了。其实不仅仅是叫我,他们把所有参加录制的嘉宾都叫了一遍,这种做法太恶劣了。

  聂卫平:他们不敢得罪央视,不敢说出来。我就看不惯这种行为,央视有什么了不起,要是他们再敢说我,我就倒打一耙,我看他们哪敢说一个“不”字。

  聂卫平:节目比较枯燥,确实没什么意思。早知道出现这样的情况,我就不去录了。

  记者:有报道说,在6月14日的“生活家杯”围棋争霸赛杭州站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,你再次睡着了。

  记者:网上还有你打瞌睡的照片。报道说你后来被一声干咳吵醒,但据说“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”后,你再次睡着。

  聂卫平:这是谣传,我也没有迟到。这个报道非常恶毒,我不知道这个记者是谁,要是我知道了,我至少要,至少要怒斥他一顿。

  聂卫平:年轻的时候,我倒头就睡,能睡十几个小时,但现在年纪大了,每天睡五六个小时就足够了,假如夜里12点睡,那么我就6点起,假如凌晨2点睡,那就8点起。我调解压力的功能特别强,所以睡眠特别好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安眠药长什么样子。

  聂卫平:我下棋不可能睡着,当年下中日擂台赛的时候,那么重要的时候,我是中国队的主将,我输了中国队就输了,我也很紧张,但我从来不失眠,到了晚上照样睡得很好。

  聂卫平:谁兴趣大?我这是没有办法,我是一个很随和的人,从来不主动推辞什么,你们要采访我,我也完全可以断然拒绝。谁愿意每天在外面说三道四?我也不舒服!只是通过媒体可以宣传围棋这项活动,可能对社会有好处。

  聂卫平:看它干嘛?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央视的节目,好像我最近每个月都要做4到5次,国庆60周年、改革开放30周年,加起来有十几个节目了吧,我都不看。所有关于我的报道和评论,我从来都不看。常昊有时候会跟我说一些,但不敢全都告诉我,怕我生气。

  聂卫平:这个批评还挺有意思,但我从来不看这些,我看那个干嘛?假如我跟那些网友一般见识,那我的水平也太低了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